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评论 > 东湖观点

东湖观点:是时候挤一挤学术不端的水分了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9日12:03 来源: 荆楚网

近日,为营造风清气正的学术环境,“科研诚信与学术规范”在线学习平台在中国知网正式上线发布。据介绍,为预防学术不端行为的发生,加强科研诚信教育,依据教育部《高等学校科学技术学术规范指南》《高校人文社会科学学术规范指南》,中国知网开发了“科研诚信与学术规范”在线学习平台,为高校开展科研诚信教育提供信息化手段。

2019年初,“博士演员”翟天临直播中称没听过“知网”,被网友扒出学位论文注水严重,相继被北京大学、北京电影学院严肃处理;2018年底,媒体曝光南京大学“青年长江学者”梁莹的大量论文变成“404”无法打开,多篇文章存在抄袭等问题……众所周知,学术不端一直是科研学界的心头恨,但近年来反而有越打越多、屡禁不止的趋势。造假、撤稿事件时有发生,学术不端问题受到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和热议。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但也须知道“先义而后利者荣,先利而后义者辱”。为了职称、收入、社会地位等名利而学术造假,绝不是学者应有之行为,对社会“坏榜样”作用危害极大。因此,对学术不端的行为不能姑息,要下狠手,将水分挤出来。

我们不禁想问:抄袭、造假等学术不端行为愈演愈烈、屡禁不止的根源是什么?某些科研人员的功利性强、自我约束力低固然是一方面,但其根本原因在于评价学者水平的机制存在问题。目前,学界和社会对研究者学术成就的评价机制,有些过于简单粗暴。

海归博士比土博士值钱、SCI比国内期刊值钱、有头衔比没帽子值钱……这样的现象十分普遍。尽管随着时代发展,学术评价机制一直在改变和进步。但也只是从简单统计论文和课题数量,改为当下最流行的方法,即统计高影响因子论文、论文引用率和高级别课题数量而已。

这种过于功利化的评价机制带来的危害是巨大的,导致很多科研工作者不得不根据考核指标的要求和变化来开展工作、发表论文,最终将大大妨碍学术创新和社会进步。

在当前的评价指标和绩效标准下,一些出成果慢的基础学科研究者,越来越被边缘化。研究资金短缺、职称晋升困难等带来的焦虑,大大削弱了研究者们的耐心。无形中促使少数人为了快速得出理想结果,或在高影响因子刊物上发表论文,选择铤而走险,在数据、图像、调研结果上动起手脚,甚至采取剽窃抄袭等低劣手段。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加强科研伦理和学风建设,惩戒学术不端,力戒浮躁之风。教育部也将强化对学术不端行为的监督查处列为2019年工作要点,对学术造假等行为“零容忍”。

学术不端的处罚方式各有不同,在关注度高的几个案例中,“重罚”不失为一个警醒学者的好办法。2019年3月25日,美国杜克大学波茨·康德学术造假案宣布告终,杜克大学将向联邦政府支付1.125亿美元赔偿金,并向举报人支付3375万美元作为奖励;此前,韩国生物学家黄禹锡伪造多项研究成果以及洗钱,被判处有期徒刑18个月,缓刑两年。

在处理学术不端问题上,不少国家专门设立类似“研究诚信办公室”的机构,通过评估、调查、裁决和上诉等程序来确认违规,如涉及犯罪则将移交给司法机关处理。我国不妨予以借鉴,对学术不端的监督和惩罚,从国家到地方再到学术机构,形成从上而下的纠察惩处机制。同时,建立同行监督评议、举报人有奖等合理有效的制度,让学术不端行为无所遁形。

更重要的是,应不断对学术评价体系进行深入改革,实事求是地评价科研工作者的成果,鼓励学者潜心研究、创新突破。如此,科研人员才能从内心坚守学术诚信,形成良好的科研生态,迎来英才竞现、成果泉涌的生动局面。

稿源:荆楚网

作者:言微

【纠错】编辑:王舒娴

Copyright © 2001-2019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网站地图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