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新闻频道 > 东湖观点

刘天放:制约生二孩的因素岂止是幼师不足

发布时间:2018-03-13 11:10:58来源:荆楚网

  对很多80后、90后父母来说,孩子如何托管已成生活中的“痛点”,以至于有人调侃,“入园难,难过考公务员;入园贵,贵过大学学费”。接受记者采访时,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焱说,现在的年轻家长对幼儿园的期望,不仅仅是“看护”或提供“托幼服务”,而是对孩子进行学前教育,为孩子今后的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这就需要一支“高素质善保教的教师队伍”。(3月12日《中国青年报》)

  的确,我国幼儿教师数量不足、素质不高、待遇偏低,因此,有政协委员建议,“二孩”时代幼师培养需加速。正像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所言:“我们学前教育岗位上的教师50%以上是中职培养的,但绝大部分的中职其实是没有师资培养条件的。而我们的重点师范大学和重点师范院校培养的学前教育专业教师少之又少,全国6所重点师范院校,每年培养的学前教育教师只有600人左右。”其他研究机构也有类似结论。

  然而,“二孩”时代为幼师培养提速,仅是对接“二孩”政策的一个重要方面。事实上,除了幼师不足问题,其他方面也没有跟上,这就使想生二孩的家庭陷入“生还是不生”的困境。据《人民日报》的一则消息,全国妇联一项调查显示,半数以上一孩家庭不想要二孩。除教育外,医疗卫生、生活环境等公共服务资源状况和家庭状况,是影响生育二孩的重要因素。就是说,生二孩的障碍还有很多,而这些恰恰就是“不敢生”的主因。

  是的,应该关注幼儿教育不足,而这仅是整个社会化服务滞后的一个缩影。二孩政策的推出,显然是为了应对人口老龄化。不愿生育,意味着人口减少,而人口减少,就意味着人口红利越来越少。目前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下行的原因中,就与人口红利减少有关。而我国经济在改革开放40年间的快速发展,几乎都与人口红利有关,但人口红利减少甚至消失后,即便是利用产业升级,用“中国智造”护驾“中国制造”,当然也需要青壮年的体力和智力。

  认识到这些,就会知晓二孩政策的重大意义,这也是有人最近提出放开“三胎”建议的原因。遗憾的是,即便是放开二胎,社会化服务必须跟上。去年两会期间,有山东政协委员提出“目前很多家庭由于经济困难无法养育二孩,所以我建议给予生育二孩的家庭进行补贴,减少他们的经济负担。”当然,为二孩家庭发放补贴看似一个不错的建议,但这仅是一个方面。除了幼教、发补贴,母婴、托幼、卫生、保健、住房等方面,都是“拦路虎”。一句话:养孩子的成本太高,社会化服务滞后,就是不愿生的根源。

  可见,如果不给予愿意生养二胎的家庭更多的政策、资金、服务等方面的有效支持,想要让人口保持合理增长恐怕就是一厢情愿。幼教少,费用高;住房紧,抚养贵;保健少,路径缺;托幼、母婴保健、接送孩子等也跟不上,那么,生育二孩的热情无疑会降低,预期中的人口红利就无法实现。就是说,如果社会化服务无法与全面二孩政策配套,对生育二孩的忧虑就不会停止。

  而且,哪怕是“全面二孩”政策,也属于“计划生育”,即控制生育政策,而不是全面放开。因此,对接公民生育权仍处于公众的期待中。生孩子不像买萝卜白菜那么简单,不同收入群体,就有很大不同,在体制、年龄、性别等方面给群体造成的压力也不一样。二孩政策放开前,有不少人担心我国将迎来一次“婴儿潮”,而事实证明,虽然生育率有所增长,但给人口带来的红利还是有限。由此,必须把二孩政策与包括幼教在内的其他社会化服务都考虑在内,那么,更多“敢生”二胎的家庭才能不断涌现。

  稿源:荆楚网

  作者:刘天放

 

(作者:刘天放  编辑:杨虹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