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评论 > 东湖观点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评论大赛】赵傲雨:放过范雨素,放过自己
发布时间:2017-04-28 08:34:56来源:湖北日报网

  26日,据一些认识范雨素的人士透露,他们也联系不上范雨素。下午2点半,范雨素托皮村工友文学小组组长小付向媒体告白:“请转告诸位,因媒体的围攻。我的社交恐惧症,已转成抑郁症了。现在已躲到了附近深山的古庙里。你截图转吧。我不能见任何人了。” (4月26日澎湃新闻)

  茨威格在《夏天的故事》里写道:“姊妹两人成天在一起,可是从不交谈,时时刻刻都在织东西,在编织她们空虚的思想,像是无情的命运女神在编织这百无聊赖、狭隘短浅的世界。”

  像不像现在许多人的心理状态?世界广阔,生灵万千,有人是那青草坪和鲜花丛,自己只是地面上的尘土,随便起一阵小风,就无助飘荡,摇摇晃晃。现实是许多粒尘土投身于苍茫天地,凭借本能盯准方向不停做着自己手头的工作,日复一日的重复,没完没了的辛苦和振作,累了自己歇歇,苦了自己哭哭,蒙头一觉,天光亮起,再次出发,轨道万年不变,激情日渐消磨。习惯了吃苦耐劳,情感老练于悄声的委屈和强找的安慰,再没有一个细胞有空思索丰富绚烂的情怀。世界的瑰丽豪壮在眼中早已单调灰白,无聊空虚,只余奔波劳碌。

  这时,范雨素出现了,携一篇《我是范雨素》迅速蹿红,敦朴直爽地冲进了世人眼中。她北漂务工的农妇形象搁在广大劳动群众里无疑是亮眼的,面对生活刁难的人不少,敢像这位农妇一样平和爽快地记述下来的人不多,于是她出众。范雨素叙述亲身经历,她的身世、奋斗、信念,自然地掺杂了务工、留守、贫富,她只是表达自己的生活感悟,指望用文字聊以慰藉,不曾想这文字挟裹着社会的冷暖,在众多奋斗人群里奔袭。

  范雨素能红,因为她从阶级差距的核心里突围,却能以冷静积极的心态审视自身与社会。她是社会难题的参与者,语言自然比颐指气使的旁观者有温度。范雨素能火,因为她做了许多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她沉着叙述自己一路的艰难和烦扰,又能在文学的世界给自己找轻松与宽慰。人们佩服她质朴中的坚定,敬羡她的不屈和洒脱,更因为自己只能在短暂的情感波动之后,再次宿命般埋首于生活的尘土,而更加欣赏她真率沉稳的一番轰轰烈烈。于是范雨素成了救命稻草,变成晦暗失意里一束护眼的光。

  谁不曾在疲累过后也迷迷糊糊审视过自己的生活呢?想提笔写下过去现在与将来的奋斗者不少,真正落笔回忆初心畅想未来的人不多,也只是想想而已了,提笔的力气都得留给第二天的工作。说到底还是自己限制了自己。范雨素的身份、范雨素的文字,都不及范雨素的精神,不及她借文学寻抚慰克辛酸奔生活的通透和畅达。

  所谓青年、中年的定义,阶级固化的说辞,圈住许多人。其实心境年轻,江湖夜雨十年灯,归来依旧新醅酒。胸怀广阔,世界必定多妩媚,自当凌绝青山上。该追逐的,不过是对生活的寄托和对自己的信心罢了。别再死死盯住范雨素,一时欢畅,饮鸩止渴,放过她,放过自己。增些生活的热情和勇气,少些偏执和纠缠,毛线编织的是柔软鲜丽的针织品,而非空虚狭隘的世界网,别把范雨素逼进深山古庙,也别把自己绑牢在丝缕缠绕的生活结上。

  稿源:湖北日报网

  作者:赵傲雨(湖北大学)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