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评论 > 东湖观点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动向观察】政治角力恐成奥运会最大“兴奋剂”
发布时间:2016-08-22 11:37:56来源:荆楚网

  里约奥运会田径男子百米飞人大战,博尔特摘金,实现史无前例的奥运三连冠。34岁的美国人加特林夺得亚军,成为奥运历史上男子短跑个人项目年龄最大的奖牌得主。这本是个值得尊敬的成就,可比赛现场,送给加特林的嘘声远多于掌声。

  要怪,就怪他的小半个职业生涯都是在禁赛期度过的。2006年,加特林第二次被查出使用禁药,按规定应当终身禁赛。但他被从轻发落,只禁赛8年。作为交换,加特林必须与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合作,“以根除在体育比赛中滥用兴奋剂的现象”。

  既然说是“现象”,动向君就不得不提阿姆斯特朗。2013年,主持人在电视节目中当面质问阿姆斯特朗:如果不吃药,你能否赢得环法冠军?被剥夺全部冠军的七冠王毫无保留:“在那个时代不行,那是那个年代的风气,我只是不想破坏这种风气。”

  “这种风气”并非仅存于那个年代,更不仅限于竞速自行车领域。现代奥运会的兴奋剂丑闻史,由美国拉开序幕:1904年第三届奥运会,马拉松冠军、美国人托马斯-希克斯,被发现吃了含有士的宁(一种中枢神经兴奋剂)的生鸡蛋。

  里约奥运,俄罗斯因兴奋剂事件而失去了许多奖牌的潜在有力争夺者,残奥会更是被全面禁赛。在奥运会历史上,对一个国家单项组织集体禁赛甚至对其整个体育禁赛,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史无前例的惩罚,并不代表史无前例的过错和恶劣影响。

  汉城奥运会100米和跳远的双料冠军卡尔-刘易斯在2003年承认,自己当年被检测出服用三种违禁药品后,依然被美国奥委会允许前往汉城。让人唏嘘的是,1988年那块奥运百米金牌,一度在加拿大人约翰逊脖子上挂了几个小时。只是还没捂热,约翰逊就被查出服用禁药,金牌被剥夺,顺延给了刘易斯。

  这不是美国唯一一次将田径大赛变成“药瓶大战”。从琼斯到蒙哥马利再到加特林,这些田径史上如雷贯耳的美国人,都是兴奋剂丑闻缠身。这些事件造成的负面影响,远远大于此次俄罗斯的兴奋剂丑闻。但他们大多只是收到了针对个人的常规禁赛处罚。

  双重标准?不止战斗民族这么认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被西方舆论称为此次俄罗斯体育遭受极刑的推手。德国《明镜》周刊称,WADA针对俄罗斯兴奋剂事件的调查报告可信度遭破坏;国际泳联主席马格里奥说,WADA主导的调查背后有人推动,目的是全面禁止俄罗斯参加里约奥运会;意大利记者马尔赛罗说,不使用双重标准很重要。

  7月初,美国参议员图恩爆料称,过去十多年里,作为民间组织的WADA一直接受美国政府的资金支持;最重磅的声音来自国际奥委会:针对俄罗斯兴奋剂事件的调查过程,巴赫几度炮轰WADA,并呼吁对世界反兴奋剂体系进行改革,以提高反兴奋剂行动的透明度与独立性。

  “克里姆林宫一直坚决反对体育运动政治化。”俄罗斯上下,从总统办公室到外交部以及体育部乃至运动员都坚信:这是西方对俄罗斯冷战的一部分,是国际政治斗争的扩大化。

  普京与埃尔多安已经“握手言和”,但战机事件后,俄罗斯“名正言顺”地部署在叙利亚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不会撤回。当然,美国在波兰和罗马尼亚两个东欧国家启动部署的导弹防御系统,也不会收手。也别忘了,克里米亚事件后,西方的联合制裁一度让卢布以每天刷新纪录的速度贬值。

  而据俄罗斯媒体报道,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他们的代表团出场时,荧幕上的俄罗斯地图没有包括克里米亚,主办方将这个已经通过公投表明立场的地区留在了乌克兰的地图里。俄罗斯人有理由想起“门罗主义”,毕竟,这里是美洲。

  不管我们怎样强调体育无关政治,都无法否认奥运会的政治角力功能。1980年的莫斯科、1984年的洛杉矶,冷战背景下的连续两届奥运会,美苏相互抵制、互相缺席。事实上,正是创始人顾拜旦,将升国旗、奏国歌这些极具民族意识的程序固定在奥运会的仪式中。

  当难民代表团亮相奥运开幕式时,有人质疑:这是廉价的人道主义——当难民可以在全世界同情的目光中微笑亮相时,是否意味着他们已经成为合理的存在?借用王宝强在电影《唐人街探案》里的感叹:在这个世界上,比所有人都瞧不起你还难受的滋味,就是所有人都同情你。《奥林匹克宪章》说,要消除国家、种族、肤色等歧视。可往往越是强调的,越缺失。

  当霍顿公然嘲笑孙杨“吃药”时,中国网民恨不能按着澳大利亚人的头让他道歉。当中国泳协官方确认陈欣怡尿检呈阳性时,人们又开始挖中国体育的兴奋剂黑历史。可据《纽约时报》14日公布的官方数据,过去的数届奥运会上,有10位中国选手因为对手嗑药被“偷走”奖牌,系最大的受害者。

  8月15日,那个备受质疑的WADA,恢复了北京兴奋剂检测实验室的认证资格。4月21日,北京实验室的检测资格被WADA暂停——这里曾是亚洲惟一一个连续10年复试合格的检测实验室。按规定,最长暂停期限为4个月,若停满限期,将在8月21日恢复资格。

  8月21日,恰将是里约奥运会的闭幕日。时间上一天不差的巧合,很自然地造就了不少阴谋论网友。提前6天解禁并不足以回击阴谋论。正是在15日这一天,奥运会上流言不断的中国游泳队登上飞机,离开里约飞回北京。

  抛开莫须有的阴谋论,必须看到的是,现代国际体育秩序和规则的制定者主要是欧美人,国际体育组织的总部90%在欧洲和北美,其负责人超60%是欧美人。当徐莉佳、吕斌、黎雅君们被取消成绩、莫名判负、因改判而梦碎奥运赛场时,我们难以做得更多。

  任何国家都无法把所有项目都玩得像中国的乒乓球一样,用实力碾压规则的变化。动向君无意为兴奋剂及其使用者站台,也无力向规则开炮,只是,当标准变得双重,当奥运会变成国家间政治角力的舞台时,其对于运动本身的负面刺激,将更甚于兴奋剂。

  已经回到中国的国家游泳队,也许偶尔会想起里约那个一夜变成绿色的泳池,那里,水不浅,变质很快。

  (动向新闻袁超一)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