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评论 > 东湖观点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马长军:“超大班”,被城镇化忽略的教育
发布时间:2017-04-22 10:14:54来源:湖北日报网

  河南省驻马店市某县某初中平均班额达109人、周口市某县某小学平均班额达113人……日前,在2017年《教育蓝皮书》发布研讨会上,发布了21世纪教育研究院对我国中小学校班额的调查。结果显示,我国中小学大班额问题依然严重。(4月19日《中国青年报》)

  大班额现象存在多少年了?作为城镇中小学一线教师,我印象中早在上上世纪末就已经出现大班额,问题显然是越来越严重,“2011年教育蓝皮书曾披露我国中西部地区普遍存在大班额现象,引起各地教育部门高度重视”,直到去年,国务院印发《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18年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到2020年基本消除56人以上大班额。

  我们就不指望坚决消除大班额了,基本消除超大班额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能否实现?

  面对城镇中小学“超大班”现象,地方政府的对策难道不是有些迟钝麻木吗?“超大班”问题越来越严重,地方政府显然是根本就没把这个问题当回事。这不能不令人怀疑,各地一再高喊“重视教育”“教育优先”究竟有几分诚意?城镇化大建设如火如荼,却迟迟不能给走进城镇的孩子们提供足够的教室,这恐怕又是一笔教育欠账。

  农村学生向城镇学校转移的速度也许有点快了,是不是赶超了城镇化的步伐却也未必。既然各地都在大力推进城镇化,当然就应该对教育城镇化有充足的准备,所谓的财力有限之类说法很可能是缺乏远见、轻视教育和推卸责任的借口而已。何况城镇学校“大班额”现象本身也与城乡教育资源不均衡大有关系,正是因为各地对农村教育的投入严重不足,就是欠了农村教育的账,导致农村学校趋向败落,逼得乡村的孩子们不得不义无反顾挤进城镇。

  一方面不舍得给农村学校投入足够的教育资源,一方面又对教育城镇化的“迅猛”发展缺少预案,恐怕只能说这是对教育问题视而不见,或者也可以说这就也是一种鸵鸟心态,是鼠目寸光不负责任的表现,这对农村出身的孩子们是双重的不公平。面对孩子们那求知若渴的眼神,为城镇化政绩洋洋得意的某些地方政府官员难道不该羞愧?

  现在孩子们既然已经走进城镇,当地基层城镇政府理所应当尽快采取积极措施,千方百计赶紧还账,把“教育优先”落到实处,加快城镇学校扩容建设,请给孩子们提供合格的学校合格的教室合格的教育,尽早消除“大班额”现象——当然,千万不要像某些大城市那样故意制造各种门槛,试图把孩子们赶回老家。即便为缓解城镇学校的压力,而向农村学校增加各项投入,也不能成为限制农村学生融入城镇的理由。城镇化在提速,教育城镇化更不能落后,尤其不能让城镇化再欠教育的账。

  一个班学生一百多个,如此拥挤而显得狭小的空间里,近百人的呼吸会弄出什么样的怪味?对学生的健康有怎样的危害?叫他们怎能安心学习?超大班中的学生连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都成了奢望。学生自身的健康都很难得到保障,他们所接受的义务教育质量又怎能得到保证?这与一些农村初中学生的高辍学率也不无关系,恐怕也该算是一种教育不公了。

  不过,就目前的现实而言,指望地方政府自觉加大教育投入,建造足够的学校和教室,恐怕过于理想化甚至干脆就是幻想。河南省教育厅曾经发布文件要求“全省小学、初中班额分别不得超过45人、50人”。据我所知,某些地方对中小学班额是有个标准的,比如北京就规定中小学一个班不得超过40个人,这个标准要是全国推广多好啊。如果国家有个统一的班额标准,甚至上升到法律层面,不准任何地方任何学校出现“超大班”“特大班”,地方政府以及主管部门将有人为此负责,那么地方政府就有了增加教育投入改善办学条件的压力,情况应该会好一些吧。

  真希望各地基层政府“重视教育”言行一致,请赶快拿出解决“超大班”“特大班”的办法,至少要给公众一个明确的时间表,尽快多给孩子们建几间教室,多建几所学校,把欠教育的账尽快还上。

  稿源:湖北日报网

  作者:马长军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