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新闻频道 > 东湖观点

宾语:网红大熊猫活了175天就该“生老病死”?

发布时间:2017-01-23 14:31:11来源:SRC-13

  大熊猫“帼帼”是最值得骄傲的妈妈,她一共平安生产过7胎共9个孩子。

  大熊猫“帼帼”是最幸福的妈妈,“5·12”汶川特大地震后,她生下了全球首对双胞胎大熊猫“平平”和“安安”。去年“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上海基地”落户上海后,她又创造了一个“第一”,她的宝贝女儿“花生”,是第一只在上海出生的熊猫宝宝。

  “帼帼”又是最悲惨的妈妈。腊月二十三,当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的工作人员抱着23只大熊猫向全国人民拜年的幸福时刻,上海野生动物园对外发布《公告》,“帼帼”和“花生”母女因染病救治无效,半个多月前已相继死亡。在她们病逝的5年前,“帼帼”的宝贝儿子、“花生”的哥哥“安安”,死在同一家动物园。

  一家三口死在同一家动物园,在全世界绝无仅有。

  在此之前,2006年和2015年,大熊猫“国庆”和“云汇”因不明死因,被养死在上海野生动物园。10年养死5只大熊猫,在全世界的动物园里也创下了一项纪录。

  同是异地饲养,1月18日,“熊猫爸爸”、海峡(福州)大熊猫研究交流中心主任陈玉村为大熊猫“巴斯”过37岁超高龄生日。“熊猫爸爸”照顾“巴斯”已经37年了。

  根据园方通报,“帼帼”2016年12月19日发病,12月26日上午抢救无效死亡,死因是急性胰腺炎并发多脏器功能衰竭;“花生”2016年12月23日下午6时发病,12月31日中午抢救无效死亡,死因是肠扭转导致大面积肠坏死并发多脏器功能衰竭。

  按照园方的说法,为科学严谨处理此事,故今年1月19日才发布相关信息。

  作为在上海出生的第一只大熊猫,“花生”和她的妈妈“帼帼”绝对是上海的网红,自去年中秋节正式与游客见面以来,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与小“花生”和“帼帼”见面。自从12月25日上海野生动物园在微博里调侃过“花生”之后,游客们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们,越来越多的网友开始追问这母女俩的下落,但始终得不到任何回应。上海野生动物园究竟是“科学严谨”,还是故意隐瞒不报?

  如果说隐瞒19天是为了“科学严谨”,是否意味着当初在抢救“帼帼”和“花生”时,并不能科学地对症施治?

  1月20日上午,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微博回应称,大熊猫和其它动物一样,也有生老病死。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和其它大熊猫主要饲养机构,每年都可能有大熊猫死亡。

  但凡动物,都有生老病死,这样的回应,简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按照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真理”,“帼帼”和“花生”无非是“生老病死”罢了。一句“生老病死”,所有的责任都能被推得一干二净。问题是,大熊猫也有生老病死,是否意味着“帼帼”“安安”“花生”娘仨和8岁的“国庆”、3岁的“云汇”都该死?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每年都可能有大熊猫死亡,是否意味着上海野生动物园10年养死5只大熊猫就是正常的?大家“习惯”了死3只,死5只也就“自然”了?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回应称,“按照惯例,国宝大熊猫的死亡并不一定对外发布消息。”不知道这个“惯例”是因为熊猫死亡太多,已经习惯成自然了,还是觉得没必要让公众知道?

  去年3月11日,国家林业局与上海市人民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在上海野生动物园设立大熊猫保护研究基地时曾透露,为了实施新一轮的大熊猫保护工程,国家林业局曾表示考虑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筹建大熊猫保护研究基地等野生动植物救护繁育中心和基因库。

  消息一出,让众多大熊猫保护专家表示出了担忧。从科研实力来说,四川也许比不过北上广,但归根到底,大熊猫属于野生保护动物,保护的最终目的,还是将其野化放归,而非放在铁笼子里供人欣赏。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国内仅有四川从事大熊猫野化放归工作,放归区域选择在雅安市石棉县栗子坪自然保护区。将圈养大熊猫大规模外迁到既没有野生大熊猫种群,也没有野生环境的北上广去,是为了保护而保护,为了增加观光收入而保护,还是为了野化放归而保护?如果是为了野化放归而保护,为啥不能将北上广的科研力量配置到既适合大熊猫生长又利于野化训练的四川,而是想当然地大规模外迁?

  也许是为了对圈养大熊猫大规模外迁寻找依据,1月20日、21日,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连续两天通过其官方平台回应网友质疑:“大熊猫饲养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大熊猫走出四川,走向全国,走向世界是必由之路,在上海建立大熊猫基地将有利于大熊猫圈养种群的合理配置,有利于大熊猫科学的研究。”

  这个回应相当乐观。只是,大熊猫走出四川,走向世界,并非是因为它的适应能力强,而是我们给它营造了一个适应它生长的环境。换句话说,是人为营造的环境适应了大熊猫的生长,而非大熊猫适应了“走向世界”的环境。如果大熊猫的适应能力真的非常强,大熊猫饲养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如何来解释“帼帼”和“花生”在上海野生动物园的死亡?如果说大熊猫的适应能力非常强,又如何会成为濒危保护动物?

  异地保护大熊猫的初衷也许是好的,但好的初衷还要有科学、可行的措施来保障。从科学选址到科学饲养,从科学看护到科学监管,任何时候、任何环节都要把确保把国宝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毕竟,大熊猫们经不起像上海动物园这样高密度的“生老病死”。如果这么多起大熊猫死亡事件不能拿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在上海建立大熊猫基地将有利于大熊猫圈养种群的合理配置”只能当成口号听听。

  稿源:荆楚网

  作者:宾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