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东湖观点

易国祥:最划不来的“床上戏”与最干净的“腐化戏”

发布时间:2017-05-02 09:51:09来源:湖北日报网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虽然起源于北大教授钱理群对部分大学毕业从政者走向信仰反面的说法,但《人民的名义》却是由学生侯亮平当面评价一致受自己尊重的高育良老师的前妻,自己母校的历史学教授吴老师。陆亦可也这样评价作为是她小姨的吴老师,这疑似作者的独具匠心。

  分析祁同伟堕落的客观原因,比侯亮平痛斥他信仰的丧失,在追剧后期更有市场,更多人气,是耐人寻味的。但人们只盯着梁露及其高官父亲公器私用,打压奋斗青年祁同伟,却几乎忽略了侯亮平夫妇的一则对话,是先腐败的老师高育良,把祁同伟带到深沟里去的,这也是他极力举荐祁同伟的真实原因。

  用权力反腐,虽然不是理想主义者们所期待的模式,却是十八大之后几年来反腐的现实,“治标”得先靠“标治”。《人民的名义》其实是真实地反映了这一现实,包括党委和国家机关作用的定位,至少暂时都不必作为文学作品的瑕疵来进行评说。如果官方和朝野都能证实这个问题,倒是国家政治建设的希望所在。

  “最划不来的‘床上戏’是前任反贪局长陈海”,这是“吃瓜群众”的一个独特的娱乐视角。以这个视角来观察,最干净的男女生活腐化戏,则是高育良与小三人物,最后成为妻子的高小凤的戏。五十多集大戏,除了几张连违纪都不能证明的暧昧照片,高育良与高小凤两人连个牵个手和拥个抱的机会都没有给。

  领导喜欢并习惯于用身边熟悉的人,虽然有高育良极力举荐门生祁同伟,最后却挽回不了祁同伟走向末路的样本,但不能由此否决领导要熟悉欣赏部属这个硬规则。沙书记信任李达康、启用易学习也是熟悉之后才有的事。关键是领导选人用人是不是代表人民的利益,但每遇此事,只有天知道。

  陈岩石老人是人民的良心,是社会正义的微弱希望,这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其实是一个悲剧。如果不是沙瑞金的到来,他几乎孤掌难鸣,他被执政体制的主体力量所排斥。他尽自己的努力,想带领人民摆脱贫困,却摆不脱利益集团的巧取豪夺。他说服人民要相信政府,但政府通常不是那个政府。

  李达康书记虽然是《人民的名义》塑造的一个改革派,是个好官,但在官场的命运仍然充满了风险。他的风险不在于他有多么自律,而是在于他个性太突出,作风太霸道,更在于他的“精明”,沙书记来之前他死扣GDP,沙书记来之后,他更在乎民生和稳定。设想一下,如果仍然是赵立春作省委书记呢?

  把主要人物设计得具有争议性,包括表演得具有欺骗性,如李达康的似奸实忠、高育良的君容俗心、祁同伟的起落人生,成为该剧成功的重要元素。而从头至尾标签式的人物,人们表达了对侯亮平夫妇太过光鲜的排斥,而沙瑞金书记,除了他是红二代,是中央派来的,他为什么是个好的省委书记,观众不得而知。这个人物类似当年《龙江颂》里的没有丈夫的江水英。

  稿源:湖北日报网

  作者:易国祥